当前位置:主页 > 诗词鉴赏 >

“听说要延迟退休可我35岁就失业了”

发布日期:2021-11-18 06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35岁前,我们都很年轻,畅聊青春梦想,好奇万千世界,就连谈恋爱也愿意与世界对抗。

  35岁后,青春躁动已成过往,大家不约而同地安分起来,默默赚钱养家,在一天天重复里,迎接着不惑之年的到来。

  在多数中国人的固有观念里,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卡在中间阶段的35岁,也该是事业有成,安稳过活。

  可现实里,35岁成为很多人的人生瓶颈期,生活凝固,人生的可塑性降低,不及年轻人活跃,也没有中年人的稳健,卡在中间的35岁逐渐成为一个透明的群体。

  今年35岁的人,出生于1985年,赶上计划生育推行,从小被围在一家六口之中,备受疼爱。而三十年过去,他们不仅成为养老养娃压力最大的一代,还是赶上延迟退休的一批人。

  第一种是统一将男女的退休年龄调到60岁,再同时延长男女退休年龄;另一种是男女退休年龄各自延长,但是女性延长步伐保持比男性快,最终男女退休年龄实现统一。

  无论是哪种方案,延迟退休都会是小步慢行,将男女退休年龄渐进式延长到65岁,需要经历一段缓慢的过渡期才能真正实现男女同龄退休。

  如果能一直稳定在一份工作里,延迟退休不过是推迟几年领养老金的事情,可惜这是个竞争激烈,更迭迅速的时代,要想一份能持续干到退休的工作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这种焦虑和担忧就源于当前就业市场存在的“35现象”,随处可见的年龄歧视,让超过35岁的大龄打工人们还没等到退休,就失去了就业的进场资格,或被迫离场。

  从2015年开始,35岁以上的人群就消失在了报名人数上百万的公务员考试里,只有在18-35周岁的年龄范围内,才能报考国家公务员考试。

  不仅是公务员考试,在企业招聘,无论是国营,还是民营,35岁都被定为了年龄上限。

  即便是以包容性自称,被认为一切皆有可能的互联网,在寒冬来临,优化人力资源之时,35岁以上的老员工也优先出现在裁员名单里。

  35岁这道年龄分水岭,隔绝了大多数的大龄求职者,他们困在就业困境里,忍受不具优势的挫败和落寞,不被这个社会看见,成为一个透明的群体。

  知乎上,关于“35+去哪儿”的提问从未消失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提起,这样的话题有超过三十万的关注者、近三千万的浏览量。

  面对大量涌入公司的95后,与自己平起平坐的90后,已是高层的同龄人,他们只能紧紧抓住当前这个机会,安分守己地做好手头的工作,默默赚钱养家,然后精打细算地生活。

  他们比谁都懂得隐忍,即便是被老板训斥责备,与同事产生分歧,有过无数次拍桌子离职的念头,也不敢随随便便离职。

  就像热播综艺《令人心动的offer》里的大龄实习生丁辉,明明辩论表现优异、广受好评,却因此前有过律所工作,比其他实习生积攒了更多的社会经验,而没能得到最佳辩手。

  在职场里,比起工作经验丰富,似乎更青睐年轻有为。很多人从毕业就进入公司,好不容易熬成资深老员工,却也躲不过公司裁员,为年轻血液的注入,腾出位置。

  他们意识到中年困境,于是提前做好规划,积攒人脉,时刻保持接受新事物的学习能力,并趁机通过一两次跳槽,让自己的事业进入新的阶段。

  但面对新的环境和竞争机制,也并非所有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方向。

  对于用人单位来说,以35岁为招聘年龄限制,是现实所致,包含着他们自己的一套用人逻辑。

  一方面出于成本考虑,年轻人成本低,体力好可以长时间加班,另一方面技术的快速发展,让用人单位在招聘时,更倾向受教育水平高的年轻人。

  在他们眼里,年轻人的知识学习能力与成长空间更优于工作经验丰富的中年人,为公司创造出更高的价值。

  各种现实缘由交错之下,35岁的人们被推到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局里,举步维艰,艰难前行。

  但在人口基数庞大、区域发展不平衡的中国,如果要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一个政策,很可能要面临两个截然不同的利益群体,延迟退休也是如此。

  延迟退休,一方面延长就业年龄,让一部分中老年人群体成为有限劳动力;另一方面要面对大量中年群体难以就业。

  而这部分中年群体的背后往往是一个个家庭的经济主体,他们上有老下有小,如果他们的就业困局无法被解决,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也可能对教育、经济造成影响。

  借鉴他国经验,多数大龄化的国家都针对大龄就业群体进行立法,鼓励和保障中老年群体就业。

  1986年,日本设立《高龄者雇用安定法》,鼓励和促进各企业延长退休年龄。

  韩国则设立《老年人就业促进法》和《雇佣上禁止年龄歧视及老年人雇佣促进法》,来保障大龄打工人就业问题,如果雇主以年龄大为由,拒绝招聘员工,将处于500万韩元的罚金。

  从法律层面去保护中年群体的就业利益,促进就业平等,会不会也是个破局思路?